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文摘 >> 内容

参赛文-无题-BY颜

时间:2017/7/11 0:59:46 点击:

  核心提示:第一章 吾愿秋千随风舞,泣泪长亭金谷园。 凭谁忆,昔日殊宠,明珠金绦,漫漫廊回青冥记。 待梦回,宫绦豆绿,金步摇。 君,你可知 我待你,如痴如醉 在心头,千般好。 倚山而靠,依水而居。 我生于青葱山野,娘说,若为子则名珠儿。 可我却为女儿身,爹望我能如相士所说,大富大贵,锦衣玉食。...

第一章
吾愿秋千随风舞,泣泪长亭金谷园。
凭谁忆,昔日殊宠,明珠金绦,漫漫廊回青冥记。
待梦回,宫绦豆绿,金步摇。
君,你可知
我待你,如痴如醉
在心头,千般好。
倚山而靠,依水而居。
我生于青葱山野,娘说,若为子则名珠儿。
可我却为女儿身,爹望我能如相士所说,大富大贵,锦衣玉食。
故,唤我珠娘。
仇哥哥说,珠向来是人间上宝,我为珠娘,则将来定有人将我视若上宝。
我便笑,看仇哥哥为我捉蜂捕蝶,看蝶儿在笼罩里蹁跹而舞。
仇哥哥,你可知
那些光景年岁,如今,已被尘世俗念缠绕的我,心心念念
我愿化作琉璃,纤尘不染
但请苍天,赐我无怨无念
让我忘却了,那心头的,千般好。
还记得,战火连绵,我随爹娘逃难。
看官兵一路烧杀,哀鸿遍野
我亲眼目睹,娘被官兵掳走
爹遭毒打,满目血红。
满目疮痍,尽是萧条。
如此这般,烽火连天,一把火,烧了我的所有期冀。
残了的爹爹,一把扯着我躲过乱棍
颠沛流离,沿街乞讨。
直到,他的出现。
我忘不了他干净的衣衫,好看的眉眼。
十斜珍珠,从爹爹手里,换了我去。
我甚是不舍,却在爹的眼里,盛满了对明珠痴痴的贪念。
看明珠圆润,以珠娘的性命交与他付。
这便是爹爹要的大富大贵,我亦无哭闹。
我随了他去
一路流离,终究,心间荒芜。
如此,我便入了石府。
日日严妆,却无笑。
看府上金碧辉煌,彩凤高楼,歌姬舞女妖娆炫目
而我,终究不过那十斜明珠。
暗夜掌灯,我独坐幽廊
看清冷的月,廊前的荷池荒芜寂寥。
忆起家乡的河,与仇哥哥的莺飞蝶舞
往事如烟,添了哀愁,却圆不成月。
如此,便念起唐代的昭君
她果是负着前唐的期冀,独身入塞
虽也锦衣玉容,可终究一人。
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尘。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屏。
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
对月而歌,我任泪湿了衣衫。
而暗中却出了声响,我惊惶转身。
想不到,竟对上了他的眸。
自入府,日日寂寥,以为他已忘却。
而如今,他竟凭空冒出,替我拭泪,拥我入怀。
翌日,他命我于堂前而歌。
与他日不同,我不施粉黛,一身绿萝。
蹁跹而舞,清歌遥遥。
“我本良家女,将适单于庭。辞别未及终,前驱已抗旌。仆御涕流离,猿马悲且鸣。哀郁伤五内,涕位沾珠缨。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延我于穹庐,加我阏氏名。
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愿假飞鸿翼,乘之以遐征。”
我在歌中叹昭君,却泪凝于睫。
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
只身入塞,黄沙遮天,悲声切切。
而我,何尝不是形单影只。
回身轻转,踩歌踏月,我步履瞒珊,舞至珠钗落地。
我欲谢罪,却猝不及防的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唤我,绿珠。
自那日,我竟得他亲睐,享尽恩宠。
他说,我是他的绿珠,而他,是我的崇郎。
如此,我便随他,日日笙歌,舞尽桃花。
他给我珍馐无数,宝钗翠槐,特许我素面示人
为我挥金如土,为我千金买笑。
而我总是梦回村野间那清粼粼的河
心细如他,因我思乡,为我筑起崇绮楼。
如夜,与他观星于楼宇。
我看满目珍馐,坐倚他怀。
近着他的眉眼,那双眸子竟堪比星辰。
崇郎,你为何如此待我,为我挥掷千金,对我心细如发
绿姬,你若我心头宝珠,怎能不视若珍宝。
我笑。
笑若百花盛开。
听他赞我,一笑倾城。
是夜。
红罗斗帐,我于他塌上,宽衣解裙
耳鬓厮磨,极致温存
如此,心间便盛了他
为他挽黑丝,描眉黛
而我是他口中念着的绿姬。
我为他曲艺承欢,踏歌而舞
投他所好,我着了胭脂,艳了颜色。
载歌载舞,对上他的眼,再笑倾国。
                  (未完持续)BY颜

Tags:参赛 无题 
作者:颜 来源:七剑江湖
  • 上一篇:七剑江湖
  • 下一篇:那些遗落的过去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江湖笑话吧(www.zuijh.vip)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 Email:8478300qq.com 站长QQ:8478300 闽ICP备11022778号-4
  • Powered by laoy! V4.0.6